我的風流韻事之我的小姨子

開頭又是老套的段落,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但這確實是真實的。除了名字不是真實的,情節略有差異,但基本屬實。由於水平實在有限,寫的確實不夠精彩。湊活著看吧。估計下次再寫就要好些了。Ok,閒話少說,書歸正傳。先做下自我介紹吧。

吾,一介書生,三尺微命。不能說玉樹臨風,貌比潘安吧。但是估計也就差那麼一點點(yy一下)……名字嘛,就稱作偉吧。在一家私營企業上班,待遇還算不錯。我老婆排行老大,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弟弟已經結婚了,妹妹22歲。第一次見到小姨子的時候,並沒有產生一些特別的感覺,只是對她前面的凶器感到驚艷而已。1米六二的個子,卻有著C杯的實力(當時只是瞎猜,因為沒有確切的概念),實在是不容小覷。後來仔細研究了一下,估計是遺傳的作用,因為岳母也有著一對高挺的奶子。

2008年夏天的時候,小姨子工作調動,調到了我們家的附近。雖然公司裡有分配的宿舍,但是沒有空調,並且只能在食堂裡面吃飯。老婆怕妹妹在公司裡受苦,決定讓她來我們家住。當時我是很不情願的,剛結了婚,還沒過夠兩個人的小日子呢。突然來了一個人,想想就彆扭。以前就兩個人的時候,做愛可以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小姨子來了。那豈不是只能躲在臥室裡,並且還得小心翼翼。但是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我,只能無條件的服從。

小姨子搬來的那天,天氣熱的讓人提不起一絲的精神。雖說家裡開著空調,但是搬東西的活總不能讓美女自己動手吧。弄的我是滿身大汗,別提多難受。搬完東西我才正式的打量了一下小姨子,都說漂亮的女人像春天的風,讓人心曠神怡。看了一眼小姨子,讓我為之一振,立馬感覺不熱了。小姨子那天上身穿了一件低胸的T恤,隱隱映出裡面粉紅色的乳罩,可能是奶子確實有點大,也可能是衣服太小的原因,奶子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下面穿的短褲還是短裙,已經記不大清了,因為我的注意力全被大白兔給深深的吸引了。都知道大灰狼是個大壞蛋,其實不然。如果沒有大白兔的吸引力。大灰狼也不至於那麼壞。所以說罪魁禍首還是大白兔啊。「姐夫!」

一聲清脆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深思,「哦,哦,瑩,趕緊坐,我拿個雪糕給你吃。」

趁著說話的功夫,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老婆。發現老婆的注意力全在電視上,暗叫僥倖。

結了婚,所有的做飯都是我一手包辦,因為老婆做的菜確實不咋地。每次做飯老婆也就是打個下手,洗菜,擇菜啥的。理所當然,晚飯的重任還是交給了我。可能是妹妹來了,老婆想顯示一下自己在家裡的地位。我喊了幾次讓她幫忙擇菜,老婆愣是沒動。「姐夫,我幫你弄吧。」

小姨子這時適時的出現了,可能看出我的尷尬來了。說完小姨子就坐在小板凳上面幫我擇菜。由於每次拿菜的時候,都需要低下腰,我坐在小姨子的對面,可謂是大飽眼福。深深的乳溝,嫩嫩的皮膚,不知道乳頭是什麼顏色的。好幾次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能看到小葡萄了。但每次都讓我失望。可能是感覺到我在看她,小姨子擡起了頭,正好迎上我色色的眼神,當時確實很羞愧的,感覺自己怎麼那麼壞,小姨子的便宜都要占(後來總結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佔白不佔,不然自己連禽獸都不如了)。小姨子卻出乎意料的只是微瞪了我一眼,並且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那天晚上的飯菜真的是超水平發揮,可能是太興奮的原因吧。

吃完飯以後,我催著老婆趕緊睡覺。可能是荷爾蒙分泌過多,小弟弟已經不止一次的舉頭抗議了,所以我得趕緊發洩一下,不然非得崩潰不可。

回到臥室以後,我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老婆的身材也是很傲人的,該凸的凸,該凹的凹。特別是雪白的大屁股。每次高潮的時候都想射在上面,老婆也是快熱的人,簡單的撫摸了幾下,就直接提槍上馬。可能是老婆在意妹妹在對面房間,喊叫聲比以前小多了,但是我正好相反。每次都用力的插的最深。房間裡發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音。

「哦,哦,我不行了,不行了…」

老婆發出痛並快樂的聲音。但我能就此放過她,加快了頻率,撞擊著。但是腦海裡都是小意思的身影,深深的乳溝……  「偉,你今晚太厲害了,我真的不行了,嗯,恩,嗯……」

正在我激烈的活塞運動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外面發出了輕微的響動。由於以前家裡就我們兩個人,所以每次做愛的時候都是不關門的。可能是習慣了,所以這次也只是輕微的帶了一下門而已。老婆可能是太投入了,也沒在意關門的問題。顯而易見,外面的聲音肯定是小姨子帶出的。

「什麼聲音?」

老婆問道。「哪有什麼聲音。」

我打著哈哈的說道,「老婆,我要來了,」

可能受了聲音的影響,馬上射了出來。「討厭,趕緊睡覺,明天還得上班呢。」

不知道小姨子看到了沒有,帶著這樣的疑問,我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早上起床的時候,老婆已經上班去了,因為我的工作隨意性比較大。只要能夠完成任務,領導對你每天幹了什麼不是很在意的。並且我的上司對我很器重。關係也是剛剛的。老婆的工作就比較累一些了,除了過年的時候有假期以外,其他任何時候沒有假期,週末也不休息的。老婆的工作性質,導致了我和小姨子的出軌,嗯,不能說我的意志力不夠堅定。

「姐夫,趕緊過來吃飯。」

小姨子看到我,衝我笑著說。在臉上沒有看出異常,看來昨晚上她沒有看到。我心裡這樣對自己說。

「嗯,好的,我洗刷一下。」

吃飯的時候,很尷尬的,這是我的缺點。見到美女的時候總是感覺話說不利索。不知道說什麼好。吃飯的時候偷偷的瞄了幾眼小姨子。小姨子長著一付圓型的臉,下巴稍尖,又有點瓜子臉的趨向。

沒法形容,就是感覺很好看。特別是她的嘴唇,兩片薄而小的唇肉是鮮果般的俏皮上挑,很性感。看到嘴唇,我就想到了如果能夠讓小姨子口交一下,多好啊。都說看嘴能看出陰道是什麼形狀的,能看出陰毛的多少。但我沒有那種本事,不知道小姨子的陰道是什麼形狀的,是不是和老婆的一樣,也有濃濃的陰毛呢?還是陰毛稀稀疏疏的?頭髮很隨意的挽了一下,但是給人一種自然美的感覺,可能剛起來的原因,還沒有換衣服,穿著昨晚的睡衣,嗯,裡面應該沒有戴乳罩。但是睡衣太鬆垮了。看不到山峰上的珍珠。乳頭應該還是粉紅色的吧。

沒聽老婆說她有男朋友了。坐在對面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體香還是香水的香味。

「瑩,你怎麼不去上班?」

我沒話找話的問到。「公司給了兩天假,讓收拾一下的。」

小姨子說。接著就陷入了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雖說有色心,但真的沒色膽。吃完飯逃也似地跑了。可能有的讀者就說了,放了兩天假正是機會啊。我認為這麼想的都是h小說看多了的,摸一下手。或者造就一個環境,馬上就就範了。純屬扯淡。弄不好的話,還弄得妻離子散,額。還沒有子。那就是弄得沒法做人。

雖然我當時確實有了佔有小姨子的想法,但只是想法而已,變成現實,或許永遠都沒有機會。每次面對小姨子穿著暴漏的衣服,或者洗完澡之後的楚楚動人,難免都會意淫一番,當然也得找個發洩口,那就是一炮一炮的像妻子進攻,妻子被我弄得身心疲憊,同時也莫名其妙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性慾一下子這麼強了,並且怕被她妹妹聽到,每次都不敢大聲呻吟。我感覺這樣不是辦法,因為我不知道小姨子是不是有對我的想法,不能坐以待斃啊,如果她也有想法的話。那我不付諸行動,豈不是真的連禽獸不如了。所以我經常做一些出格的動作,來試探小姨子的反應。

一天晚上,吃完晚飯,小姨子去洗澡了,我就故意挑逗老婆,弄的老婆癢癢的,其實老婆性慾確實很強,就是有點保守罷了。我對她說:「老婆,我想要了。」

老婆白了我一眼,說:「色鬼,等著睡覺的時候吧。」

那怎麼行。於是我繼續挑逗,並且把小弟弟掏出,放到老婆嘴邊,讓她給我口交,老婆沒辦法,妥協的說:「要不我們回臥室吧。」

我心想那怎麼行,回臥室的話那豈不是達不到我的目的了。我說:「等不及了,在這裡就行。」

「瑩還在洗澡間呢。」

我說:「洗完還早呢,我們快點解決。」

於是我掀起老婆的睡衣,就尋找發射口,其實老婆回家換上睡衣以後是不穿內褲的。所以輕鬆的我就進入了。在這裡真的不想描述老婆的下面樣子,做愛的過程。因為就像吃飯一樣,已經感覺很普通了。提不起描述的興趣了。即使老婆再漂亮。不知道讀者你的想法是否和我一樣。

不過這次老婆出的水要比以前的多,可能是她感覺妹妹就在房間裡的原因。很快就高潮了。我想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但是我不能停止,因為小姨子還沒出來。過了大約十幾分鐘。(是的,確實十幾分鐘。不是吹噓,因為實力如此。哈哈。)

我聽到洗澡間的門響了,老婆可能是太興奮了,沒有聽到。我也裝作沒聽到,繼續動作,我沒敢回頭看。我也怕尷尬,但是我知道小姨子就在我們身後,我加大了抽查的力度,盡量把結合的位置暴漏給她看,這時候受到刺激我也終於忍不住了,狠狠的射到了老婆裡面。我聽到小姨子的腳步又移回了洗澡間。之後,老婆趕緊起來打掃了戰場。過了有幾分鐘,小姨子才走了出來。老婆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說:「怎麼洗這麼長時間,我還等著上廁所呢。」

說完匆匆的走到了廁所。其實我知道她的想法,因為她裡面還都是億萬子孫呢。她得趕緊處理。老婆進去以後,小姨子盯著看了我半天,說了一句讓我目瞪口呆的話。「注意形象哈!」

我裝傻的問道:「什麼注意想像?」

小姨子啐了一口,就不再說話了,不過我注意到她的臉紅了,不知道是洗澡的原因,還是心裡的原因。這個已經無從考證了,因為我以後問她的時候,她怎麼也不說,只說我死樣。

通過這次事件以後,我總結了:至少小姨子對我是不反感的。有沒有機會,還得繼續驗證。看來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我的覺悟還是蠻高的,知道每次有問題,發現難題以後都要總結思考一番。感謝黨,感謝國家,要不是有這麼好的習慣,也不會有以後的發展。

以後,我就經常的找各種機會接觸小姨子,看了很多小說,我也總結了,有n種策略可以實行的,例如:下藥。這個做了以後不大好解決。如果她願意的話還好,如果不願意,並且還是貞潔烈婦那種,那可就有我受的了。再有就是趁機摸手,看反應,好的話。摟腰,接吻。然後……也感覺不妥,或著一起看部三級片,看反應。嗯,小說上都是這麼說的,在電腦上放幾部小人片,等小姨子看了,順便試試反應。

就這個了,現在想的可行的只有這個,因為家裡只有一台電腦,並且就在我的臥室,小姨子經常去上網,所以等著週末的時候,等老婆一走,我就趕緊把隱藏的小人片,放到了桌面上,當然把名字改了,就隨便去了幾個電影名字。於是我就期待著小姨子能看到。

等到我頭髮都快白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小姨子才起床,鬱悶。不過如我所願,下午的時候,小姨子就去上網了。我就裝作回臥室拿東西的樣子,看看她在看嘛。情形沒有像我想我想像的那樣發展,也沒有按小說上說的那樣,臉蛋紅紅的等等,都沒有。後來我看了一下播放,確實打開看了,但是只是短短的幾秒,可能發現不對,就趕緊關了。不過還是有收獲的,因為我回臥室看她在幹嘛的時候,看到了我夢寐一起的東東。白白的,肉肉的,恨不得上去狠狠的蹂躪一番。由於睡衣的領口比較大。看到了嫩嫩的乳頭,別看乳房挺大的。但是乳頭確實小小的那種。看不大清,但是這足夠了。我這人是不喜歡吃饅頭的,但是從那以後,我喜歡上了饅頭,每次都是捏扁了再吃。多了不吃,只吃兩個。

自從那次看了小姨子的乳房以後,我就欲罷不能了,也想過買個攝像頭,但是真的不知道哪裡有賣的,總是感覺騙人的多一些。但是這阻止不了我的想法。那時候就像走火入魔了一樣。每次看到小姨子眼睛裡都會冒出灼人的火光,幸好沒有流鼻血。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一天週末。老婆的弟弟和弟媳還有他們的女兒,來我們家玩,由於晚飯的時候喝了點酒,所以老婆就沒讓弟弟再開車回去,酒駕被抓到的話問題可就大了。

怎麼安排睡覺可就成了問題了,因為我們家就兩張床。我本來打算我睡沙發,讓老婆和小姨子一床,弟弟和弟媳和孩子一床的,但是老婆可能心疼我,不讓我睡沙發,讓我和她和小姨子睡一床,說不是外人,沒關係。多麼開明的老婆,感動的我稀里嘩啦的,但是我還得裝出不是很樂意的表情來,於是老婆睡中間,我和小姨子睡在邊上。

我這人喝了酒特別想做愛,雖然喝酒做愛傷身,但是克制不住自己,剛躺下一會,我的手就不老實了,並且由於小姨子就在旁邊,就更興奮了,剛把手伸到老婆的胸上,就被老婆拿開了,於是我發揮共產黨員堅持不懈的作風,繼續騷擾,可能是老婆怕被妹妹發現,也就默認了我的動作,但是這種事情要是被挑起情來,自己是克制不住的,終於在我的攻勢之下,老婆終於瓦解了,桃花源已經濕漉漉的了,於是老婆把屁股轉向了我,我心領神會,把小弟弟移到兩片花瓣裂縫。輕輕地進行研磨,同時一隻手摸著她那尖翹如梨子型的乳房上,老婆情不自禁的發出充滿淫逸的喘息聲。但是很輕。以前說過,老婆穿睡衣是不穿內褲的,所以很方便我的動作,我青筋畢露的陽物老婆的草原上吞吞吐吐,過了一會,老婆有點受不了了,把手伸到後面,摸著的腿用力的按著,我知道老婆快要到了,於是加快了,速度,這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想了起來。「姐,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妻子裝作沒事的樣子說:「沒有。」

但我聽出了妻子聲音有點顫抖,說完之後我感覺妻子下面湧出了一陣洪流,妻子在這時候竟然高潮了,受到雙重刺激,我也達到了高潮。過了一會妻子裝作去廁所清理去了。妻子一走,我就感覺到氣氛的異樣,好像初戀的感覺,甜甜的。「姐夫,你們真是的,我還在這裡呢,你們就不會等回來再做。」

原來小姨子知道了,看來她不怎麼反感,聽到這,於是我把手伸到了小姨子的奶子上,用力的捏了一下,可能是用力比較大,也可能是小姨子被突然一摸嚇了一跳,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接著就對著我的手拍了一巴掌,「啪」

的一聲。「怎麼了?」

妻子這時候走了進來問道,我們異口同聲的答道,沒事。妻子也沒再追問什麼。一晚上平安無事。

自從那次摸了小姨子一次之後,每天晚上做夢都能夢到摸著小姨子睡覺,這個夢折磨著我,讓我身心憔悴,所以我決定鋌而走險。一天晚上,我等到妻子已經睡著了,我記得是十二點左右,我輕輕的在床上下來,小心翼翼的像小姨子的房間走去,我知道她睡覺是不鎖門的。

於是我悄悄的把門打開,在門口等了一會,聽到裡面沒有動靜,我才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小姨子沈靜的睡著,我走到她床前,把手伸向了巍峨的山峰,首先輕輕的觸碰了一下,軟軟的,當時我的心突突的跳個不停,擔心小姨子突然醒來,也擔心老婆發現我不在房間,出來上廁所,如果看不到我,麻煩就大了,但是小姨子的身體對我的誘惑太大了,我不能滿足只是輕輕的觸摸了一下。於是我又把手伸了過去。這次把手覆了上去,當時真的沒法形容了,就感覺自己化了一樣。其實也就是短短的十秒鐘時間,我就趕緊退了出去,是的,沒敢再往下進行,因為我的理智還是有的。

自那以後我總是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的潛入小姨子的房間進行撫摸,需找我內心的蒙娜麗莎。但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也是由於我進入的太頻繁了,小姨子發現了異常。那時候正好是老婆懷孕的時候,發現懷孕以後,老婆就禁止了和我任何的深入溝通。口交也不行。

這也是我進入很頻繁的原因。那天晚上,是一個下雨的晚上,如果不是下雨的話,估計也不會出問題。我又和以前一樣進入了小姨子的房間。把手放到她的胸前。進行撫摸,感受奶子的細膩和柔軟。正在我陶醉的時候,突然有隻手按住了我的手,當時我的反應就是大腦一片空白,知道一切都完了。但是小姨子並沒有聲張,也沒做什麼過激的動作,只是說了兩字:出去。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到自己床上的,我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想不明白小姨子到底什麼意思。快天亮的時候,我想通了:原來小姨子也是喜歡我的。現在想來當時是多麼的愚蠢,是因為老婆懷孕了,小姨子不想讓老婆傷心而已,怕影響了胎兒。不過正是由於我的錯誤想法,也就陰差陽錯的擁有了小姨子,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第二天早上,小姨子跟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和往常一樣有說有笑的,這更加劇了我的想法,她是喜歡我的。吃完飯以後,小姨子換上衣服準備上班,她穿了一套職業套裝。很有少婦的氣質,淡藍色的迷你超短裙,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不知道是半截的還是連體的,、真相上去摸一下。如果在以前我是不敢的,但自從昨晚的事情以後,我的膽子大了起來,小姨子正在穿鞋,穿鞋的時候把屁股撅了起來,很豐滿的樣子,特別是穿著絲襪,更讓人受不了,沒有看到內褲的痕跡,是不是穿著丁字褲呢,這個時候我已經精蟲上腦,我也裝作過去穿鞋,並且裝作站不穩的樣子,一把扶到了她的屁股上面。小姨子條件反射似的立馬直起了腰,我臉皮厚厚的笑了笑,小姨子裝作什麼沒發生的走了。

小姨子走後,我就趕緊進入了她的房間,終於在抽屜裡找到了她穿的內褲和胸罩。內褲是雷斯的,有的還是T褲,以前怎麼沒想到過來看看內褲呢,我把內褲套在了陰莖上面,幻想著小姨子的樣子,射在了上面。完事後匆匆的擦了一擦,就放回了抽屜。晚上吃飯的時候,趁著老婆不在的時間,小姨子突然問我:「你是不是去我房間了?」

「沒有,怎麼可能。」

我心虛的答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幹了什麼,再這樣我就告訴我姐。」

看來她還是有所顧忌的,但是這時候已經不讓我感覺害怕了,因為一而再,再而三的,她縱容了我,如果第一次就翻臉的話,估計就沒有以後了,既然這樣,一不做二不休,晚上就上了他,我心裡想到。

到了晚上,我堅持到妻子睡著以後,就又進入了小姨子的房間,是的,沒有鎖門。可能她以為我再也不敢去了吧。

我沒有再把玩她的乳房,而是選擇直接進攻茂密的森林,因為我怕把她弄醒了,我輕輕的掀起了她的睡衣,果然穿著丁字褲的,小小的布片根本遮擋不住茂密的森林,不能說茂密的森林,因為陰毛不是特別的茂密,稀稀疏疏的。我用手輕輕的按壓她的陰蒂,感覺丁字褲有點礙手礙腳的,於是我又去客廳拿了一把剪刀,剪短了小小的聯繫,於是迫不及待的趴在上面用鼻子深深的臭了一下,香香的,一邊輕柔的分開她的陰唇,她的陰唇色澤紅潤,和她姐姐的完全兩樣,老婆的陰唇是薄薄的一層,有褶皺,並且有點發黑,差別好大。

我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弄陰蒂和陰唇,這時候小姨子嘴裡發出一聲恩的聲音,我嚇的停住了,但是等了一會並沒有其他反應,可能是正在做春夢吧,不知道對象是不是我,我又加快了舔弄的速度,這時候小姨子的身體出現了輕微的移動,我將指頭伸進了她的陰道,拔弄著她的陰道口的細肉,兩片小陰唇的肉也開始自然分開,翻向兩邊,這時候竟有水流了出來,我看時候差不多了,就趕緊把早就雄赳赳氣昂昂的小弟弟對準了小姨子的陰道,我知道小姨子沒有男朋友,所以感覺她應該是處女,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向前遞進,咦?

沒有阻力,繼續前進,大半個陰莖已經進入,看來小姨子不是處女了,心裡有種失落,也有種高興,因為不是處女的話我的罪惡感還小一些,但是不是處女了,讓我心裡直咒罵誰把她的貞操奪走了。但是這時候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我慢慢的移動著身體,好累,真的好累,怕把小姨子弄醒了,但是小姨子還是醒了,她一睜開眼,看到是我,馬上用手推我,我一看既然醒了,也就不用再小心翼翼了,屁股向下一沈,沒根進入。「啊。」

小姨子一聲輕忽,聲音不是很大,看來她還是有顧忌,怕讓姐姐聽到,既然如此,我就更不怕了,加快了抽動的速度。「不要啊,姐夫,不要啊。」

小姨子帶著一種哀求的聲音說道,但是還是壓低著聲音,同時用手不斷的推著我的胳膊和胸膛,可能是她怕拍打的時候發出聲音,所以就採取了推的形式。我沒有再讓她說下去,雙唇追著她躲避的小嘴,同時手上用力的搓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一邊將寬鬆的衣服往上拉,當我看到粉色堅挺的乳頭和潔白圓潤的奶子時,毫不猶豫的一口叼住,舌頭快速的舔弄她敏感的奶頭。她被刺激的叫了起來。「不要啊,不行啊。姐夫,姐姐在隔壁,我不能對不起姐姐。」

我一聽,就更起勁了,用牙齒輕咬她的乳頭。「啊,」

小姨子已經開始急促的喘息,嘴裡不停的說著「不要啊,不要啊。」

但是手上已經沒有反抗的動作了。還時不時的撫摸著我的背部,看來已經崩潰了,我知道這時候不能大意,我得徹底征服她,我加快了速度,發出了啪啪的聲音,這時她突然按住我的屁股,說:「小點聲音,別被姐姐聽到。」

我一聽,差點把持不住繳槍了。看來她已經接受了,至少暫時接受了,於是我伸手去脫她的睡衣,小姨子很配合的擡起背部,把睡衣脫了下來。剛才只顧著用強了,還一直沒好好地欣賞過小姨子的奶子,由於沒有開燈,也沒法欣賞,只能用手去感受了,一遍揉捏著小姨子的奶子,一邊陽具在小姨子陰道裡快速的抽動,在快速的抽動了幾十下之後,小姨子身體身體一抖,用手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脖子。「啊,」

我發出了一聲痛苦的聲音。小姨子高潮的時候竟然咬人,要命了,明天被老婆看到怎麼辦,不管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待她全身緊繃的感受那種去骨抽筋的消魂時,我減慢了一點速度,而是深深的插在她性道深處,感受那膩滑火熱,由於高潮而不斷蠕動的性道帶給我的感覺。一下一下的重重的插到花蕊裡,第一次高潮之後,第二次高潮也來得很快,這次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沒讓小姨子咬到,高潮之後,小姨子說:「我們以後不要這樣了,我對不起我姐姐。」

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行了,因為她已經清醒了,並且我還擔心被老婆發現我很長時間沒回去,於是匆匆的跑回了臥室,幸好,老婆睡的很香。

「姐姐,我搬回公司住吧,現在公司工作挺忙的,有時候需要加班到很晚,晚上回來挺麻煩的。」

我剛在睡夢中醒來,就聽到小姨子在和老婆說話。我知道小姨子是在找理由逃避我,所以我趕緊在床上爬了起來,說道:「還是別在公司裡住了,你姐姐懷孕了,你在家裡還能照顧照顧她。」

「是啊,瑩,別在公司住,公司宿舍也沒有空調,要是回來晚的話,我讓你姐夫去接你。」

老婆接話說道。小姨子一看沒辦法,也就沒再堅持。但是接下來幾天,她總是躲著我,每天早上一早就走,晚上睡覺也是把鎖上。並且一次沒讓我去接過,真的很鬱悶。

開頭又是老套的段落,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但這確實是真實的。除了名字不是真實的,情節略有差異,但基本屬實。由於水平實在有限,寫的確實不夠精彩。湊活著看吧。估計下次再寫就要好些了。Ok,閒話少說,書歸正傳。先做下自我介紹吧。

吾,一介書生,三尺微命。不能說玉樹臨風,貌比潘安吧。但是估計也就差那麼一點點(yy一下)……名字嘛,就稱作偉吧。在一家私營企業上班,待遇還算不錯。我老婆排行老大,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弟弟已經結婚了,妹妹22歲。第一次見到小姨子的時候,並沒有產生一些特別的感覺,只是對她前面的凶器感到驚艷而已。1米六二的個子,卻有著C杯的實力(當時只是瞎猜,因為沒有確切的概念),實在是不容小覷。後來仔細研究了一下,估計是遺傳的作用,因為岳母也有著一對高挺的奶子。

2008年夏天的時候,小姨子工作調動,調到了我們家的附近。雖然公司裡有分配的宿舍,但是沒有空調,並且只能在食堂裡面吃飯。老婆怕妹妹在公司裡受苦,決定讓她來我們家住。當時我是很不情願的,剛結了婚,還沒過夠兩個人的小日子呢。突然來了一個人,想想就彆扭。以前就兩個人的時候,做愛可以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小姨子來了。那豈不是只能躲在臥室裡,並且還得小心翼翼。但是胳膊是擰不過大腿的,我,只能無條件的服從。

小姨子搬來的那天,天氣熱的讓人提不起一絲的精神。雖說家裡開著空調,但是搬東西的活總不能讓美女自己動手吧。弄的我是滿身大汗,別提多難受。搬完東西我才正式的打量了一下小姨子,都說漂亮的女人像春天的風,讓人心曠神怡。看了一眼小姨子,讓我為之一振,立馬感覺不熱了。小姨子那天上身穿了一件低胸的T恤,隱隱映出裡面粉紅色的乳罩,可能是奶子確實有點大,也可能是衣服太小的原因,奶子有種呼之欲出的感覺。下面穿的短褲還是短裙,已經記不大清了,因為我的注意力全被大白兔給深深的吸引了。都知道大灰狼是個大壞蛋,其實不然。如果沒有大白兔的吸引力。大灰狼也不至於那麼壞。所以說罪魁禍首還是大白兔啊。「姐夫!」

一聲清脆的聲音打斷了我的深思,「哦,哦,瑩,趕緊坐,我拿個雪糕給你吃。」

趁著說話的功夫,偷偷的打量了一下老婆。發現老婆的注意力全在電視上,暗叫僥倖。

結了婚,所有的做飯都是我一手包辦,因為老婆做的菜確實不咋地。每次做飯老婆也就是打個下手,洗菜,擇菜啥的。理所當然,晚飯的重任還是交給了我。可能是妹妹來了,老婆想顯示一下自己在家裡的地位。我喊了幾次讓她幫忙擇菜,老婆愣是沒動。「姐夫,我幫你弄吧。」

小姨子這時適時的出現了,可能看出我的尷尬來了。說完小姨子就坐在小板凳上面幫我擇菜。由於每次拿菜的時候,都需要低下腰,我坐在小姨子的對面,可謂是大飽眼福。深深的乳溝,嫩嫩的皮膚,不知道乳頭是什麼顏色的。好幾次就差那麼一點點就能看到小葡萄了。但每次都讓我失望。可能是感覺到我在看她,小姨子擡起了頭,正好迎上我色色的眼神,當時確實很羞愧的,感覺自己怎麼那麼壞,小姨子的便宜都要占(後來總結了,肥水不流外人田,不佔白不佔,不然自己連禽獸都不如了)。小姨子卻出乎意料的只是微瞪了我一眼,並且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那天晚上的飯菜真的是超水平發揮,可能是太興奮的原因吧。

吃完飯以後,我催著老婆趕緊睡覺。可能是荷爾蒙分泌過多,小弟弟已經不止一次的舉頭抗議了,所以我得趕緊發洩一下,不然非得崩潰不可。

回到臥室以後,我迫不及待的撲了上去,老婆的身材也是很傲人的,該凸的凸,該凹的凹。特別是雪白的大屁股。每次高潮的時候都想射在上面,老婆也是快熱的人,簡單的撫摸了幾下,就直接提槍上馬。可能是老婆在意妹妹在對面房間,喊叫聲比以前小多了,但是我正好相反。每次都用力的插的最深。房間裡發出肉體撞擊的啪啪聲音。

「哦,哦,我不行了,不行了…」

老婆發出痛並快樂的聲音。但我能就此放過她,加快了頻率,撞擊著。但是腦海裡都是小意思的身影,深深的乳溝……  「偉,你今晚太厲害了,我真的不行了,嗯,恩,嗯……」

正在我激烈的活塞運動的時候,突然聽到了外面發出了輕微的響動。由於以前家裡就我們兩個人,所以每次做愛的時候都是不關門的。可能是習慣了,所以這次也只是輕微的帶了一下門而已。老婆可能是太投入了,也沒在意關門的問題。顯而易見,外面的聲音肯定是小姨子帶出的。

「什麼聲音?」

老婆問道。「哪有什麼聲音。」

我打著哈哈的說道,「老婆,我要來了,」

可能受了聲音的影響,馬上射了出來。「討厭,趕緊睡覺,明天還得上班呢。」

不知道小姨子看到了沒有,帶著這樣的疑問,我也迷迷糊糊的睡著了。

早上起床的時候,老婆已經上班去了,因為我的工作隨意性比較大。只要能夠完成任務,領導對你每天幹了什麼不是很在意的。並且我的上司對我很器重。關係也是剛剛的。老婆的工作就比較累一些了,除了過年的時候有假期以外,其他任何時候沒有假期,週末也不休息的。老婆的工作性質,導致了我和小姨子的出軌,嗯,不能說我的意志力不夠堅定。

「姐夫,趕緊過來吃飯。」

小姨子看到我,衝我笑著說。在臉上沒有看出異常,看來昨晚上她沒有看到。我心裡這樣對自己說。

「嗯,好的,我洗刷一下。」

吃飯的時候,很尷尬的,這是我的缺點。見到美女的時候總是感覺話說不利索。不知道說什麼好。吃飯的時候偷偷的瞄了幾眼小姨子。小姨子長著一付圓型的臉,下巴稍尖,又有點瓜子臉的趨向。

沒法形容,就是感覺很好看。特別是她的嘴唇,兩片薄而小的唇肉是鮮果般的俏皮上挑,很性感。看到嘴唇,我就想到了如果能夠讓小姨子口交一下,多好啊。都說看嘴能看出陰道是什麼形狀的,能看出陰毛的多少。但我沒有那種本事,不知道小姨子的陰道是什麼形狀的,是不是和老婆的一樣,也有濃濃的陰毛呢?還是陰毛稀稀疏疏的?頭髮很隨意的挽了一下,但是給人一種自然美的感覺,可能剛起來的原因,還沒有換衣服,穿著昨晚的睡衣,嗯,裡面應該沒有戴乳罩。但是睡衣太鬆垮了。看不到山峰上的珍珠。乳頭應該還是粉紅色的吧。

沒聽老婆說她有男朋友了。坐在對面能夠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不知道是體香還是香水的香味。

「瑩,你怎麼不去上班?」

我沒話找話的問到。「公司給了兩天假,讓收拾一下的。」

小姨子說。接著就陷入了尷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雖說有色心,但真的沒色膽。吃完飯逃也似地跑了。可能有的讀者就說了,放了兩天假正是機會啊。我認為這麼想的都是h小說看多了的,摸一下手。或者造就一個環境,馬上就就範了。純屬扯淡。弄不好的話,還弄得妻離子散,額。還沒有子。那就是弄得沒法做人。

雖然我當時確實有了佔有小姨子的想法,但只是想法而已,變成現實,或許永遠都沒有機會。每次面對小姨子穿著暴漏的衣服,或者洗完澡之後的楚楚動人,難免都會意淫一番,當然也得找個發洩口,那就是一炮一炮的像妻子進攻,妻子被我弄得身心疲憊,同時也莫名其妙的。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性慾一下子這麼強了,並且怕被她妹妹聽到,每次都不敢大聲呻吟。我感覺這樣不是辦法,因為我不知道小姨子是不是有對我的想法,不能坐以待斃啊,如果她也有想法的話。那我不付諸行動,豈不是真的連禽獸不如了。所以我經常做一些出格的動作,來試探小姨子的反應。

一天晚上,吃完晚飯,小姨子去洗澡了,我就故意挑逗老婆,弄的老婆癢癢的,其實老婆性慾確實很強,就是有點保守罷了。我對她說:「老婆,我想要了。」

老婆白了我一眼,說:「色鬼,等著睡覺的時候吧。」

那怎麼行。於是我繼續挑逗,並且把小弟弟掏出,放到老婆嘴邊,讓她給我口交,老婆沒辦法,妥協的說:「要不我們回臥室吧。」

我心想那怎麼行,回臥室的話那豈不是達不到我的目的了。我說:「等不及了,在這裡就行。」

「瑩還在洗澡間呢。」

我說:「洗完還早呢,我們快點解決。」

於是我掀起老婆的睡衣,就尋找發射口,其實老婆回家換上睡衣以後是不穿內褲的。所以輕鬆的我就進入了。在這裡真的不想描述老婆的下面樣子,做愛的過程。因為就像吃飯一樣,已經感覺很普通了。提不起描述的興趣了。即使老婆再漂亮。不知道讀者你的想法是否和我一樣。

不過這次老婆出的水要比以前的多,可能是她感覺妹妹就在房間裡的原因。很快就高潮了。我想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但是我不能停止,因為小姨子還沒出來。過了大約十幾分鐘。(是的,確實十幾分鐘。不是吹噓,因為實力如此。哈哈。)

我聽到洗澡間的門響了,老婆可能是太興奮了,沒有聽到。我也裝作沒聽到,繼續動作,我沒敢回頭看。我也怕尷尬,但是我知道小姨子就在我們身後,我加大了抽查的力度,盡量把結合的位置暴漏給她看,這時候受到刺激我也終於忍不住了,狠狠的射到了老婆裡面。我聽到小姨子的腳步又移回了洗澡間。之後,老婆趕緊起來打掃了戰場。過了有幾分鐘,小姨子才走了出來。老婆裝作什麼都沒發生的樣子。說:「怎麼洗這麼長時間,我還等著上廁所呢。」

說完匆匆的走到了廁所。其實我知道她的想法,因為她裡面還都是億萬子孫呢。她得趕緊處理。老婆進去以後,小姨子盯著看了我半天,說了一句讓我目瞪口呆的話。「注意形象哈!」

我裝傻的問道:「什麼注意想像?」

小姨子啐了一口,就不再說話了,不過我注意到她的臉紅了,不知道是洗澡的原因,還是心裡的原因。這個已經無從考證了,因為我以後問她的時候,她怎麼也不說,只說我死樣。

通過這次事件以後,我總結了:至少小姨子對我是不反感的。有沒有機會,還得繼續驗證。看來作為一個共產黨員,我的覺悟還是蠻高的,知道每次有問題,發現難題以後都要總結思考一番。感謝黨,感謝國家,要不是有這麼好的習慣,也不會有以後的發展。

以後,我就經常的找各種機會接觸小姨子,看了很多小說,我也總結了,有n種策略可以實行的,例如:下藥。這個做了以後不大好解決。如果她願意的話還好,如果不願意,並且還是貞潔烈婦那種,那可就有我受的了。再有就是趁機摸手,看反應,好的話。摟腰,接吻。然後……也感覺不妥,或著一起看部三級片,看反應。嗯,小說上都是這麼說的,在電腦上放幾部小人片,等小姨子看了,順便試試反應。

就這個了,現在想的可行的只有這個,因為家裡只有一台電腦,並且就在我的臥室,小姨子經常去上網,所以等著週末的時候,等老婆一走,我就趕緊把隱藏的小人片,放到了桌面上,當然把名字改了,就隨便去了幾個電影名字。於是我就期待著小姨子能看到。

等到我頭髮都快白的時候,已經十一點多了,小姨子才起床,鬱悶。不過如我所願,下午的時候,小姨子就去上網了。我就裝作回臥室拿東西的樣子,看看她在看嘛。情形沒有像我想我想像的那樣發展,也沒有按小說上說的那樣,臉蛋紅紅的等等,都沒有。後來我看了一下播放,確實打開看了,但是只是短短的幾秒,可能發現不對,就趕緊關了。不過還是有收獲的,因為我回臥室看她在幹嘛的時候,看到了我夢寐一起的東東。白白的,肉肉的,恨不得上去狠狠的蹂躪一番。由於睡衣的領口比較大。看到了嫩嫩的乳頭,別看乳房挺大的。但是乳頭確實小小的那種。看不大清,但是這足夠了。我這人是不喜歡吃饅頭的,但是從那以後,我喜歡上了饅頭,每次都是捏扁了再吃。多了不吃,只吃兩個。

自從那次看了小姨子的乳房以後,我就欲罷不能了,也想過買個攝像頭,但是真的不知道哪裡有賣的,總是感覺騙人的多一些。但是這阻止不了我的想法。那時候就像走火入魔了一樣。每次看到小姨子眼睛裡都會冒出灼人的火光,幸好沒有流鼻血。不然麻煩可就大了。

一天週末。老婆的弟弟和弟媳還有他們的女兒,來我們家玩,由於晚飯的時候喝了點酒,所以老婆就沒讓弟弟再開車回去,酒駕被抓到的話問題可就大了。

怎麼安排睡覺可就成了問題了,因為我們家就兩張床。我本來打算我睡沙發,讓老婆和小姨子一床,弟弟和弟媳和孩子一床的,但是老婆可能心疼我,不讓我睡沙發,讓我和她和小姨子睡一床,說不是外人,沒關係。多麼開明的老婆,感動的我稀里嘩啦的,但是我還得裝出不是很樂意的表情來,於是老婆睡中間,我和小姨子睡在邊上。

我這人喝了酒特別想做愛,雖然喝酒做愛傷身,但是克制不住自己,剛躺下一會,我的手就不老實了,並且由於小姨子就在旁邊,就更興奮了,剛把手伸到老婆的胸上,就被老婆拿開了,於是我發揮共產黨員堅持不懈的作風,繼續騷擾,可能是老婆怕被妹妹發現,也就默認了我的動作,但是這種事情要是被挑起情來,自己是克制不住的,終於在我的攻勢之下,老婆終於瓦解了,桃花源已經濕漉漉的了,於是老婆把屁股轉向了我,我心領神會,把小弟弟移到兩片花瓣裂縫。輕輕地進行研磨,同時一隻手摸著她那尖翹如梨子型的乳房上,老婆情不自禁的發出充滿淫逸的喘息聲。但是很輕。以前說過,老婆穿睡衣是不穿內褲的,所以很方便我的動作,我青筋畢露的陽物老婆的草原上吞吞吐吐,過了一會,老婆有點受不了了,把手伸到後面,摸著的腿用力的按著,我知道老婆快要到了,於是加快了,速度,這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想了起來。「姐,你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妻子裝作沒事的樣子說:「沒有。」

但我聽出了妻子聲音有點顫抖,說完之後我感覺妻子下面湧出了一陣洪流,妻子在這時候竟然高潮了,受到雙重刺激,我也達到了高潮。過了一會妻子裝作去廁所清理去了。妻子一走,我就感覺到氣氛的異樣,好像初戀的感覺,甜甜的。「姐夫,你們真是的,我還在這裡呢,你們就不會等回來再做。」

原來小姨子知道了,看來她不怎麼反感,聽到這,於是我把手伸到了小姨子的奶子上,用力的捏了一下,可能是用力比較大,也可能是小姨子被突然一摸嚇了一跳,啊的一聲叫了出來,接著就對著我的手拍了一巴掌,「啪」

的一聲。「怎麼了?」

妻子這時候走了進來問道,我們異口同聲的答道,沒事。妻子也沒再追問什麼。一晚上平安無事。

自從那次摸了小姨子一次之後,每天晚上做夢都能夢到摸著小姨子睡覺,這個夢折磨著我,讓我身心憔悴,所以我決定鋌而走險。一天晚上,我等到妻子已經睡著了,我記得是十二點左右,我輕輕的在床上下來,小心翼翼的像小姨子的房間走去,我知道她睡覺是不鎖門的。

於是我悄悄的把門打開,在門口等了一會,聽到裡面沒有動靜,我才躡手躡腳的走了進去,小姨子沈靜的睡著,我走到她床前,把手伸向了巍峨的山峰,首先輕輕的觸碰了一下,軟軟的,當時我的心突突的跳個不停,擔心小姨子突然醒來,也擔心老婆發現我不在房間,出來上廁所,如果看不到我,麻煩就大了,但是小姨子的身體對我的誘惑太大了,我不能滿足只是輕輕的觸摸了一下。於是我又把手伸了過去。這次把手覆了上去,當時真的沒法形容了,就感覺自己化了一樣。其實也就是短短的十秒鐘時間,我就趕緊退了出去,是的,沒敢再往下進行,因為我的理智還是有的。

自那以後我總是趁著夜深人靜的時候偷偷的潛入小姨子的房間進行撫摸,需找我內心的蒙娜麗莎。但是常在河邊走,哪能不濕鞋。也是由於我進入的太頻繁了,小姨子發現了異常。那時候正好是老婆懷孕的時候,發現懷孕以後,老婆就禁止了和我任何的深入溝通。口交也不行。

這也是我進入很頻繁的原因。那天晚上,是一個下雨的晚上,如果不是下雨的話,估計也不會出問題。我又和以前一樣進入了小姨子的房間。把手放到她的胸前。進行撫摸,感受奶子的細膩和柔軟。正在我陶醉的時候,突然有隻手按住了我的手,當時我的反應就是大腦一片空白,知道一切都完了。但是小姨子並沒有聲張,也沒做什麼過激的動作,只是說了兩字:出去。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到自己床上的,我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想不明白小姨子到底什麼意思。快天亮的時候,我想通了:原來小姨子也是喜歡我的。現在想來當時是多麼的愚蠢,是因為老婆懷孕了,小姨子不想讓老婆傷心而已,怕影響了胎兒。不過正是由於我的錯誤想法,也就陰差陽錯的擁有了小姨子,這是後話,暫且不提。

第二天早上,小姨子跟什麼也沒發生一樣,和往常一樣有說有笑的,這更加劇了我的想法,她是喜歡我的。吃完飯以後,小姨子換上衣服準備上班,她穿了一套職業套裝。很有少婦的氣質,淡藍色的迷你超短裙,薄如蟬翼的水晶透明肉色長筒絲襪,不知道是半截的還是連體的,、真相上去摸一下。如果在以前我是不敢的,但自從昨晚的事情以後,我的膽子大了起來,小姨子正在穿鞋,穿鞋的時候把屁股撅了起來,很豐滿的樣子,特別是穿著絲襪,更讓人受不了,沒有看到內褲的痕跡,是不是穿著丁字褲呢,這個時候我已經精蟲上腦,我也裝作過去穿鞋,並且裝作站不穩的樣子,一把扶到了她的屁股上面。小姨子條件反射似的立馬直起了腰,我臉皮厚厚的笑了笑,小姨子裝作什麼沒發生的走了。

小姨子走後,我就趕緊進入了她的房間,終於在抽屜裡找到了她穿的內褲和胸罩。內褲是雷斯的,有的還是T褲,以前怎麼沒想到過來看看內褲呢,我把內褲套在了陰莖上面,幻想著小姨子的樣子,射在了上面。完事後匆匆的擦了一擦,就放回了抽屜。晚上吃飯的時候,趁著老婆不在的時間,小姨子突然問我:「你是不是去我房間了?」

「沒有,怎麼可能。」

我心虛的答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幹了什麼,再這樣我就告訴我姐。」

看來她還是有所顧忌的,但是這時候已經不讓我感覺害怕了,因為一而再,再而三的,她縱容了我,如果第一次就翻臉的話,估計就沒有以後了,既然這樣,一不做二不休,晚上就上了他,我心裡想到。

到了晚上,我堅持到妻子睡著以後,就又進入了小姨子的房間,是的,沒有鎖門。可能她以為我再也不敢去了吧。

我沒有再把玩她的乳房,而是選擇直接進攻茂密的森林,因為我怕把她弄醒了,我輕輕的掀起了她的睡衣,果然穿著丁字褲的,小小的布片根本遮擋不住茂密的森林,不能說茂密的森林,因為陰毛不是特別的茂密,稀稀疏疏的。我用手輕輕的按壓她的陰蒂,感覺丁字褲有點礙手礙腳的,於是我又去客廳拿了一把剪刀,剪短了小小的聯繫,於是迫不及待的趴在上面用鼻子深深的臭了一下,香香的,一邊輕柔的分開她的陰唇,她的陰唇色澤紅潤,和她姐姐的完全兩樣,老婆的陰唇是薄薄的一層,有褶皺,並且有點發黑,差別好大。

我伸出舌頭,輕輕的舔弄陰蒂和陰唇,這時候小姨子嘴裡發出一聲恩的聲音,我嚇的停住了,但是等了一會並沒有其他反應,可能是正在做春夢吧,不知道對象是不是我,我又加快了舔弄的速度,這時候小姨子的身體出現了輕微的移動,我將指頭伸進了她的陰道,拔弄著她的陰道口的細肉,兩片小陰唇的肉也開始自然分開,翻向兩邊,這時候竟有水流了出來,我看時候差不多了,就趕緊把早就雄赳赳氣昂昂的小弟弟對準了小姨子的陰道,我知道小姨子沒有男朋友,所以感覺她應該是處女,於是我小心翼翼的向前遞進,咦?

沒有阻力,繼續前進,大半個陰莖已經進入,看來小姨子不是處女了,心裡有種失落,也有種高興,因為不是處女的話我的罪惡感還小一些,但是不是處女了,讓我心裡直咒罵誰把她的貞操奪走了。但是這時候不是想這個的時候,我慢慢的移動著身體,好累,真的好累,怕把小姨子弄醒了,但是小姨子還是醒了,她一睜開眼,看到是我,馬上用手推我,我一看既然醒了,也就不用再小心翼翼了,屁股向下一沈,沒根進入。「啊。」

小姨子一聲輕忽,聲音不是很大,看來她還是有顧忌,怕讓姐姐聽到,既然如此,我就更不怕了,加快了抽動的速度。「不要啊,姐夫,不要啊。」

小姨子帶著一種哀求的聲音說道,但是還是壓低著聲音,同時用手不斷的推著我的胳膊和胸膛,可能是她怕拍打的時候發出聲音,所以就採取了推的形式。我沒有再讓她說下去,雙唇追著她躲避的小嘴,同時手上用力的搓捏著她的乳房和乳頭,一邊將寬鬆的衣服往上拉,當我看到粉色堅挺的乳頭和潔白圓潤的奶子時,毫不猶豫的一口叼住,舌頭快速的舔弄她敏感的奶頭。她被刺激的叫了起來。「不要啊,不行啊。姐夫,姐姐在隔壁,我不能對不起姐姐。」

我一聽,就更起勁了,用牙齒輕咬她的乳頭。「啊,」

小姨子已經開始急促的喘息,嘴裡不停的說著「不要啊,不要啊。」

但是手上已經沒有反抗的動作了。還時不時的撫摸著我的背部,看來已經崩潰了,我知道這時候不能大意,我得徹底征服她,我加快了速度,發出了啪啪的聲音,這時她突然按住我的屁股,說:「小點聲音,別被姐姐聽到。」

我一聽,差點把持不住繳槍了。看來她已經接受了,至少暫時接受了,於是我伸手去脫她的睡衣,小姨子很配合的擡起背部,把睡衣脫了下來。剛才只顧著用強了,還一直沒好好地欣賞過小姨子的奶子,由於沒有開燈,也沒法欣賞,只能用手去感受了,一遍揉捏著小姨子的奶子,一邊陽具在小姨子陰道裡快速的抽動,在快速的抽動了幾十下之後,小姨子身體身體一抖,用手緊緊的抱住了我的脖子。「啊,」

我發出了一聲痛苦的聲音。小姨子高潮的時候竟然咬人,要命了,明天被老婆看到怎麼辦,不管了,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說。待她全身緊繃的感受那種去骨抽筋的消魂時,我減慢了一點速度,而是深深的插在她性道深處,感受那膩滑火熱,由於高潮而不斷蠕動的性道帶給我的感覺。一下一下的重重的插到花蕊裡,第一次高潮之後,第二次高潮也來得很快,這次有了第一次的經驗,沒讓小姨子咬到,高潮之後,小姨子說:「我們以後不要這樣了,我對不起我姐姐。」

我知道現在說什麼都不行了,因為她已經清醒了,並且我還擔心被老婆發現我很長時間沒回去,於是匆匆的跑回了臥室,幸好,老婆睡的很香。

「姐姐,我搬回公司住吧,現在公司工作挺忙的,有時候需要加班到很晚,晚上回來挺麻煩的。」

我剛在睡夢中醒來,就聽到小姨子在和老婆說話。我知道小姨子是在找理由逃避我,所以我趕緊在床上爬了起來,說道:「還是別在公司裡住了,你姐姐懷孕了,你在家裡還能照顧照顧她。」

「是啊,瑩,別在公司住,公司宿舍也沒有空調,要是回來晚的話,我讓你姐夫去接你。」

老婆接話說道。小姨子一看沒辦法,也就沒再堅持。但是接下來幾天,她總是躲著我,每天早上一早就走,晚上睡覺也是把鎖上。並且一次沒讓我去接過,真的很鬱悶。